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一马中特期期准香港一肖一马,本港台kj2345最快开奖现场
您当前位置:主页 > m233kjcom手机最快开奖 >

小米消费金融上半年亏损超6500万:此前被爆“变相降薪”

发布日期:2021-09-12 22:57   来源:未知   阅读:

  《新言财经》查阅小米消金大股东重庆农村商业银行(下称重庆农商行)半年报发现:小米消金在短短半年内,总资产增长了2倍,但业绩却亏损超6500万元。

  小米消费金融对《新言财经》表示:本次薪酬考核调整与公司业绩无关,与公司发展阶段相关,随着公司不断发展,人力资源的考核体系也一定会越来越成熟,越来越科学。公司 2020 年开业半年就实现了盈利,应该是消金行业首家第一年就盈利的机构,2021 年公司会继续健康发展,继续实现盈利。

  与2020年上半年财报和2020年年报的高调不同,重庆农商行本次并未明确披露小米消金今年上半年的净利润指标。

  8月25日晚间,重庆农商行披露的2021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其与联营公司之权益情况中,“本集团在扣除利润分配后的合并后利润及其他综合收益中所占的比例”一栏显示,今年上半年亏损1959.8万元。

  结合重庆农商行在财报中披露的对小米消金参股比例为30%,可计算得出:小米消费金融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亏损高达6532.7万元。(计算方式为:1959.8万/0.3)

  重庆农商行在去年中报披露,小米消金自成立之日起至2020年6月30日,亏损了906.9万元,这次亏损距离小米消金成立开业仅过去一个月。到了2020年年底,小米消金扭亏为盈,报告期内实现净利润109.4万元。

  “公司 2020 年开业半年就实现了盈利, 应该是消金行业首家第一年就盈利的机构,2021 年公司会继续健康发展,继续实现盈利。”小米消金向《新言财经》表示。

  据《新言财经》根据上市公司财报数据统计,在17家披露了今年上半年净利润数据的持牌消金企业中,仅2家消金企业出现了亏损,为苏宁消金和阳光消金,今年上半年分别亏损3400万和4300万。

  若未披露数据的消金企业中没有亏损超过6500万的企业,那么,小米消金便是持牌消金界中亏损最大的企业。而小米消金或从“首家第一年就盈利的机构”,转变成为持牌消金界业绩“领亏”的机构。

  虽然业绩表现不佳,但小米消金的总资产却在今年上半年增长了2倍。具体而言,重庆农商行在2020年年报披露小米消金的总资产为15.74亿元,而在今年半年报中则增加到了46.91亿元。

  对此,小米消金回复《新言财经》称:主要原因是,股东方的大力支持和团队的不懈努力下,业务快速发展,贷款规模和客户稳步增长。

  有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份,小米消费金融放款总数突破50亿元,服务用户超30万。此外,共取得34家银行授信,累计授信额度超过100亿元。

  彼时,有疑似小米消费金融员工在脉脉爆料:小米消费金融全员变相降薪,并表示:此次薪资调整,对员工事前未做任何沟通和说明,仅通过邮件方式告知。

  爆料人称,“上周五全员收到邮件,不管你是前台还是后台,根据职级每月只能拿到原底薪的60%~80%,另外20%~40%的底薪全部改为浮动绩效。”

  通过爆料中的图片可以看出,小米消费金融将基本工资定义为,“员工履行了岗位职责或完成岗位劳动定额后支付的劳动报酬”,根据员工出勤情况计算。薪级越高,基本工资越低,1~2级为月度薪酬的80%,3~4级为70%,5级以上为60%。同时,小米消费金融的考核制度也同步收紧,迟到一分钟按一小时扣钱,忘打卡不允许补卡。

  小米消金官方微博发表“关于公司绩效管理制度及薪酬管理制度的情况说明”(下称“说明”):公司在7月22日的第一届董事会第十一次会议审议通过并印发了《重庆小米消费金融有限公司绩效管理制度(试行)》《重庆小米消费金融有限公司薪酬管理制度(试行)》。两个制度依据《商业银行稳健薪酬监管指引》,规范了固定薪酬和浮动薪酬的比例,并没有所谓的“变相降薪”。

  小米消费金融在“说明”中还指出,由于与员工沟通环节不充分、不细致,引起了一些员工的误解和不满,在此公司管理层诚挚道歉,同时与员工保持持续沟通,以期达成共识,继续在合规的前提下保持积极的绩效及薪酬制度。

  9月9日,《新言财经》就小米消金员工调薪是否与其业绩有关向公司进行求证,小米消金称:本次薪酬考核调整与公司业绩无关。

  “公司开业至今均遵循指引精神严格执行,只是由于公司刚开业业务发展尚未稳定,考核指标相对不够完善,所以固定薪酬的占比较高,而随着业务发展越来越顺,考核的精细化程度越来越高,自然需要将浮动比例进一步提升,符合我们高效高薪的管理理念。”小米消金表示。

  去年5月,重庆银保监局批复小米消金开业。天眼查显示,小米通讯技术有限公司持股50%,重庆农商行持股30%。

  据公开资料,洪锋2010年加入小米,负责MIUI(手机操作系统和互联网服务),2015年起着手布局小米金融,包括互联网小贷、第三方支付、互联网理财、互联网保险、供应链金融、金融科技、虚拟银行、消费金融公司和海外业务板块等,是一位科技型高管。

  周斌加盟小米消金之前是常熟银行副行长,是一位金融型高管,《新言财经》通过常熟银行往期公告信息发现:周斌在常熟银行工作八年,从基层信贷员升至副行长,年薪超百万元,是其他同期上任副行长的四倍多,而升任副行长之前,他担任的正是常熟银行小微金融总部总经理。

  只是,这样“巨头+银行”的优质先天条件,叠加“科技+金融”的高层人才背景,还是未能让小米消金交出一份“优异的成绩单”。

  利息差是消费金融业务的核心利润来源,在监管宽松时期,消费金融业务的利息差极高,但近年来,监管对于消费金融的利率管控极为严格,利息差不断压降。

  “如果24%的利率上限规定严格执行,整个消金行业都会受到巨大冲击。从成本层面看,消金企业在开展金融业务时,资金成本、风险成本、获客成本三大主要成本基本要达到7%-8%,再加上管理成本、研发成本等各类成本,基本不可能赚到钱。”一位头部金融科技公司高层告诉《新言财经》。

  该高层还表示,“除非资金成本、风险成本、获客成本三大成本中的一个或者两个成本可以降低,但是非常难。或者像招联这样的把规模做大,拼硬实力。”

  也就是说,消费金融业务想要良性发展必须要是规模化。“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新成立的小米消费金融公司不可能在规模上一蹴而就,只能等待时间的检验。

  不过,小米消金亏损的原因,是因为业务快速增长而导致的阶段性亏损,又或是“风险成本”增加等原因导致?真正的答案,只有小米消金清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Power by DedeCms